当前位置:首页 > 彤水冬 > 正文

反政府阵营大胜曼谷选举,但全国大选可能就危了?

摘要: 2022年5月22日,是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府8周年的纪念日。8年后,当日和英拉一同被军方临时软禁的交通部长查恰·西提...

  2022年5月22日,是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英拉政府8周年的纪念日。8年后,当日和英拉一同被军方临时软禁的交通部长查恰·西提潘,以史上最高得票数当选曼谷市长,而反对党联盟的为泰党和远进党则获得了曼谷50个市议员席位中的34席,令这个纪念日充满了讽刺意味。查恰的当选,虽然并不意味着巴育政府来日无多,但是却为当前的泰国政坛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风云为之激荡,酝酿着一场更大的政治变局。

反政府阵营大胜曼谷选举,但全国大选可能就危了?

  一、查恰市长:一骑绝尘、遥遥领先

  2019年大选,查恰被为泰党提名为3位总理候选人之一。尽管是议会第一大党,但为泰党无缘组阁,成为反对党联盟领衔政党。当年年底,查恰离开为泰党,宣布将参选曼谷市长。彼时的查恰,以为很快将举行曼谷市长选举。孰料等了两年半才最终迎来曼谷市长选举。这两年半中,精力充沛的他每天坚持凌晨五点多晨跑,白天深入社区进行调研,了解民众对市政改革的期待。因为他酷爱运动,故被媒体戏称为“地表最强人”。

  此次选举,从始至终,他都牢固占据各家民调榜单第一名。在最终的投票环节,他刷新了此前民调的最高支持率,共得到1386215票,超过总票数一半,相当于其身后5名候选人票数总和,创下了新的曼谷历史纪录。笔者认为,查恰获胜主要源于三大原因:

  一是个人形象背景好。曼谷选民在选择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市长时,会有多重考虑因素,政治倾向自然是重要因素,但是个人形象背景也极为重要。查恰出身名门,年少聪颖,获九世王奖学金赴美留学,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工程学博士,回国后执教泰国第一名校朱拉隆功大学。而且,查恰与生俱来的亲和力让他如同邻家大哥一般,老少皆宜,妇孺通吃。两年多如一日的体察民情,让所有曼谷人都已经在心目中默认了他这位“无冕市长”。因此,无懈可击的个人形象背景和超强的能力才干是查恰获胜的最重要因素。二是参选政治定位准。从2019年起,查恰一直强调自己的“独立参选人”身份,他深知,泰国是一个“以色分人”的国度,在经历了数十年的“颜色对抗”后,任何一个有着显著颜色标签的候选人都不是曼谷市民的最佳选择。因此,他选择以独立身份参选,最大可能地争取各阶层、各阵营选民支持。支持他信阵营者将他视为为泰党的“代理人”,而反对他信的选民则视其为弥合矛盾的“终结者”。三是竞选纲领得民心。出身工科的查恰善于以工科思维思考问题,他将整个曼谷城视作一个人的躯体,轻轨、地铁、快速公路等是这个躯体中的主动脉,而人行道、下水道、小巷子则是躯体中的毛细血管。查恰认为,曼谷市亟需解决的问题并非主动脉,而是毛细血管。在他个人竞选的网站上,列举了214条涉及曼谷市政与民生的政策,绝大多数都是查恰团队经过实地调研而制定。他务实的作风与政策得到了民众衷心的拥护。

  二、亲政府派系: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查恰一骑绝尘,跟随其后的第二方阵则竞争胶着:民主党候选人素察察威(254647票);远进党候选人威洛(253851票);原曼谷市副市长、独立候选人萨功提(230455票);原曼谷市长、独立候选人阿萨云(214692张票)。由于这场选战是“双线作战”,另外一个衡量各派系影响力的指标是各选区市议员的竞选。为泰党、公民力量党、民主党、远进党、泰建泰党等主要政党以及独立候选人阿萨云均全员参选(即50个选区均有候选人),最终得票情况如下:为泰党20席、远进党14席、民主党9席、阿萨云麾下的“爱护曼谷团”3席、泰建泰党2席、公民力量党2席。下面我们逐一分析:

  首先,来看亲政府派系的党派与独立候选人。民主党此次选战较之2019年大选呈明显回升之势。鉴于2019年全国大选中民主党在曼谷地区遭遇滑铁卢,此次获得9个市议员席位,可谓是打了一次漂亮的翻身仗。而且,市长候选人素察察威得票数位居第二,为民主党争得了一定的颜面。事实上,素察察威个人形象背景不输于查恰,且年轻有为,43岁出任泰国一流高校校长。主政期间,大刀阔斧进行改革,锐意担当,政声极好。他精通工程专业,对于曼谷市发展抱有雄心壮志。

  此前,不少党派属意于他,希望邀他入盟,最终素察察威选择了老牌政党民主党。他的考虑是,民主党尽管势衰,但毕竟是老牌政党,民意基础深厚,另外,民主党正处于危急之时,他的临危救场可以为今后在党内更大发展积累政治资本。他本可获得更高票数,但被三件事情拖了后腿:一是出场演讲自诩“爱因斯坦泰国唯一传人”,被好事者揭穿,沦为笑谈;二是其夫人的商业与他所主政大学之间的业务联系,遭受诟病;三是民主党副党魁兼民主党曼谷市议员选举委员会主任巴林性丑闻,对其选举造成致命影响。素察察威在竞选后期,很少强调民主党本身,都是模糊化处理。

  当前民主党身处执政联盟,此次选战对于该党在全国大选后参与组阁具有重要意义。民主党需要认真分析的是,本次选战究竟是民主党自身魅力吸引了选民,还是因为素察察威个人魅力帮助民主党翻身,这一点极为重要。

  而原曼谷市长阿萨云,尽管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但他本身便受命于巴育-巴威-阿努蓬集团,无论如何撕标签,都被深深打上了政府烙印。选举前不少政治观察家判断,亲政府阵营中唯一能与查恰一较高低的唯有阿萨云,毕竟他凭借五年多的执政优势,在各选区早已做足了人事铺垫。但是,最终选举结果表明,阿萨云彻底失去了民心。最让他难堪的不是败给查恰,而是输与他的副手,同一战壕的政敌萨功提。而且,阿萨云麾下50人的“爱护曼谷团”参选市议员,仅获区区3席。

  笔者分析,阿萨云惨败有三大原因:

  一是政绩不彰。担任曼谷市长五年多里,阿萨云并未有值得夸耀的成就,尤其是曼谷市政核心问题比如内涝,未能妥善解决。此次选举前接连豪雨,曼谷市一片泽国,阿萨云竞选的大幅照片漂于水面的情景在社交网络被大肆宣传,致使很多人最终选择放弃他。

  二是倾向明显。尽管阿萨云担任曼谷市副市长并非军政府任命,但巴育政变后以44条临机决断权解除素坤潘市长职务,将阿萨云扶正,此后他一直与巴育、巴威保持密切关系。而且,他在担任曼谷警察局长期间,恰逢红衫军、黄衫军对抗,他立场明显偏向黄衫军。这次不少黄衫军领袖都公开呼吁选民投票给阿萨云,直截了当地表示,阿萨云是黄衫军的盟友,令阿萨云大惊失色,赶忙否认。

  三是形象不佳。阿萨云官僚气较重,不像查恰那般亲民。与副手萨功提的矛盾也让选民认为他不适合担任领导。此外,他参加电视辩论时反应迟缓,公众反映不佳,民意持续走低。最后,阿萨云毕竟已经担任五年多市长,“喜新厌旧”的曼谷市民也需要更换新人。

  阿萨云同阵营政敌萨功提以独立身份参选,成为本次选战的一匹黑马。他在历次民调中支持率不高,但最终超过阿萨云,得票直追远进党威洛与民主党素察察威,令人瞩目。尽管他深知自己绝对无缘市长宝座,但仍非常认真地开展竞选活动。萨功提不放弃任何展示自己的机会,参加了几乎所有电视辩论,表现不卑不亢。他参选的最大目的是证明自己不比阿萨云差,“不蒸馒头争口气。”他的政治背景非常明确,其父是2006年政变时期担任国安委主任的威奈上将,他本人是“黄衫军四虎”之一。他毫不回避自己的过往,坚定地打着黄衫军旗号,也得到了包括素贴在内的众多黄衫军领袖支持。最终他将阿萨云甩在身后,扬眉吐气。对于萨功提而言,此次选举,他虽败犹荣。未来他还将在政坛上驰骋很多年。据说,他将与原公民力量党教育部长、同为“黄衫军四虎”之一的纳塔蓬共同创建一个面向年轻人群体的保守派政党。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作为执政联盟第一大党的公民力量党,在这次选战中一败涂地。公民力量党近年来内讧不断,关于是否推荐候选人参选曼谷市长,巴育和巴威似乎一直未能达成一致。二人的小弟、原警察总监乍提警上将曾经高调表态参选,并且已经开展竞选活动,但去年11月离奇退出。不过幸亏乍提退选,否则之后被爆料的高级警官涉嫌人口贩卖逃亡澳大利亚之事,会让乍提在竞选期间丑闻不断,搞不好身败名裂。

  巴威一度想推出人民心目中的好父母官——巴吞塔尼府纳隆撒府尹。他曾因指挥救援被困山洞的13名“野猪”足球队员,镇定自若,全情投入,受到泰国民众交口称赞,得名“野猪府尹”。他的事迹直达天听,获拉玛十世国王亲笔致信赞赏嘉勉。但未曾想到,纳隆撒不符合参选资格,只能作罢。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阿萨云十分恋栈,与巴育、巴威博弈许久。但巴威以及公民力量党意识到,阿萨云并不完全代表他们,因此公民力量党也派出50人以“曼谷力量”的名义参加市议员选举,但仅获2个议席,惨不忍睹。

反政府阵营大胜曼谷选举,但全国大选可能就危了?

  三、反政府派系:全线反弹、未来可期

  反政府派系主要包括为泰党、远进党和原为泰党战略委员会主席素达拉新创政党泰建泰党。为泰党没有派出市长候选人,原因很明确,不想与查恰争风头,一方面查恰竞争力强,为泰党内恐无人能敌;另一方面,也希望借助查恰原为泰党高层的政治背景,引导选民将查恰与为泰党视为一体,以利于市议员选举。查恰获胜后,他信立刻表达祝贺,并表示这是民主派的胜利。他信之女、为泰党“大当家”翁英带领团队鏖战市议员选举,大获全胜,获得20个议席,充分证明了为泰党在曼谷地区的影响力仍然巨大。

  同属反政府的远进党,通过此次选战奠定了自己在曼谷的地位。一是市长候选人威洛在竞选过程中的表现可圈可点,充分展示了个人魅力。尽管最终结果不及他本人预期,但根据他信所推断,不少原本准备投票给他的选民最终出于对“民主派”上台的渴望,采取了战略性投票策略(strategic voting),也就是将票投向同阵营的查恰,确保“民主派”能够获胜。今年44岁的威洛,是利物浦队的粉丝。选举当天,身着利物浦队球衣参加投票的他恰如他的偶像球队,无缘冠军宝座。不过,他非常绅士地向查恰表达了祝贺,并且在5月23日便受查恰邀请,一同视察了拉抛运河,为纾解曼谷内涝献计。

  二是远进党宣扬了自己的主张,厘清了与为泰党等其他政党的界限,巩固了在曼谷市的民意基础。就曼谷市议员选举情况来看,远进党获得14个选区议员的席位,比例超过总席位数的四分之一,这与2019年大选时新未来党的选举情况几乎一致。当年新未来党在曼谷地区获胜,许多分析人士认为,源于他信阵营泰卫国党被解散,曼谷地区选民将选票投向新未来党这一同质政党。本次选举情况证明,远进党(原新未来党)已经成功地将选民们真正转化成为了自己的基本盘。

  有着“曼谷教母”之称的素达拉,曾经在2000年与此后出任泰国总理的沙玛角逐曼谷市长,最终沙玛以100多万张得票获胜,但素达拉也获得50多万选票,展示了她强大影响力。2021年,素达拉因与他信胞妹意见不合,离开为泰党,自立门户,创立泰建泰党。此次曼谷市长及议员选举,素达拉明知本党力量较弱,无法取胜。但她将此次选战视为宣传本党的最佳机会,毅然参战。她所推出的市长候选人希拉事实上形象背景也非常之好,但由于参战时间较晚,而且强敌如林,败选乃预料中事。不过对于泰建泰党来说,这次达到了宣传的目的。素达拉的大幅头像在曼谷市内满城皆是,为她的政党下次参加全国大选做了较好的铺垫。

  四、对当前政局及全国大选的影响

  笔者认为,客观上说,此次曼谷选战反映了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三年来巴育总理和公民力量党政绩不彰,民意持续走低。尤其是疫情之下,对曼谷的封城策略也让很多选民心怀不满。经济低迷,民生凋敝,导致中产阶级选民们寄希望于更懂经济建设的为泰党和远进党。

  二是部分选民对以往非此即彼的两大阵营对垒产生了厌倦,不愿将选票投给政治背景确定的市长候选人,这也间接促成了查恰的大比分获胜。

  三是巴育-巴威-阿努蓬核心集团以及公民力量党内部矛盾进一步得到暴露。乍提退选、阿萨云参选背后本身就是巴育与巴威意见相左的结果,而阿萨云与公民力量党同时各派出50名市议员候选人相互竞争,说明巴育-巴威-阿努蓬绝非铁板一块。萨功提的参战也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不可否认,曼谷市长及市议员选战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选民们的政治立场,但是与全国大选相比,曼谷市长选举有多元因素,政治立场因素固然是主要因素,但也有参选人的个人形象魅力,以及具体竞选政策等因素。所以,曼谷市长的结果又不能完全体现选民的政治倾向。也就是说,查恰大比分领先,不代表他的支持者在全国大选时都会选为泰党、都支持他信阵营。

  而且,从历史上看,往往曼谷市长选举与紧随其后的全国大选呈现出对立的特征。2000年曼谷市长选举,泰国人口党候选人沙玛战胜泰爱泰党候选人素达拉,但2001年全国大选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大比分获胜。2004年,民主党人阿披拉赢得曼谷市长选举,但次年大选泰爱泰党依然赢得全国大选。2008、2009年民主党人阿披拉、素坤潘亲王接连当选曼谷市长,但2011年大选为泰党英拉获胜。2013年,民主党候选人素坤潘亲王当选曼谷市长,2014年大选为泰党英拉连任。因此,本次曼谷市长选举对于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究竟有多大程度影响,还有待观察。

  不过,曼谷选战对于巴育下一步的政治策略将产生重大影响。2019年全国大选,公民力量党获胜很大程度上源自巴育本人的影响力,这也是巴育在此后敢于与政党们较量的重要资本。但是,此次曼谷选战后,巴育的影响力走低已是不争事实。下次大选,如果公民力量党仍然提名巴育作为唯一总理候选人,失败可能性较大。巴育与政客集团之间此前形成的政治平衡已经被打破,他会如何调整策略,以确保自己在全国大选中依然立于不败之地,是我们下一步将重点观察的方面。

  “暹罗拾珠”是泰国问题研究专家秦翊的专栏,在宏大视野下对泰国政情、民情与外交关系做有料有细节的全方位观察和剖析。

发表评论